南大支教女生洗澡遭偷拍 偷拍者系未成年人 江蘇頻道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太原理工大学教务处_河北北方学院教务处_山西大同大学教务处山师
阅读模式 原標題:南大支教女生洗澡遭遇偷拍

支教隊員晚上隻能在教室用課桌椅拼成床睡覺。圖片來自網絡

23日上午,南京大學彩雲協會支教隊在其微信公眾平台上發布聲明稱,該支教隊在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尖山鄉山頂小學支教過程中,有女隊員遭到性騷擾,不得不提前結束支教活動。

24日,雲南省鎮雄縣縣委宣傳部發布事件通報,稱偷拍女支教隊員洗澡的申某已被依法處理。24日下午,紫牛新聞記者聯系到事發學校山頂小學的校長杜世德,他向記者介紹了事發前后的一些情況。記者也採訪了多個大學生支教組織和志願者,該如何看待、應對支教過程中的突發狀況。

事件回顧

7月23日早晨,南京大學支教社團“彩雲協會”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的一篇聲明引發廣泛關注,聲明提及:支教隊員女大學生遭遇性騷擾、洗澡被偷拍等情況……考慮到隊員的安全問題,支教隊決定提前結束本次支教項目。

紫牛新聞記者23日間接聯系上尖山支教隊的領隊,她回應稱“這邊事情比較多,暫時不接受採訪”。支教隊的幾位隊員也都婉言謝絕了記者的採訪要求。有知情人士稱,該支教隊將遭遇性騷擾后退出支教的事情告知南大團委,團委隨后要求將微信公眾號上的這個聲明刪除。

記者獲悉,該支教隊於23日白天離開支教地點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尖山鄉尾壩村山頂小學,當天陸續回到老家或學校。對於網上已有的報道,他們保持沉默。

7月24日0時26分,由鎮雄縣委宣傳部主辦的鎮雄新聞網就聲明中提到的“偷拍女隊員洗澡”情況發布通報稱:公安機關已於7月22日依法立案調查處理,對未成年人申某侵犯隱私的行為給予行政拘留十日,並處以五百元罰款的處罰,因申某系未成年人,且屬初次違反治安管理,按法律規定,不執行行政拘留處罰。隨后,申某及其母親來到學校,向隊員賠禮道歉。

紫牛連線

山頂小學校長:偷拍者確曾在該校就讀

24日下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系到事發學校山頂小學的校長杜世德。

杜校長說,南大支教隊一行16人是7月13日抵達山頂小學的,學校老師們的家都比較遠,隻有他自己家稍微近些,為保障支教隊員的安全,他每天都會在學校附近巡察。但對於支教期間發生的大部分事情,包括偷拍事件的發生和向警方報案的情況,以及是否存在其他性騷擾現象,杜校長表示自己並不知情。

關於網傳偷拍視頻者申某曾在該校就讀,且曾接受彩雲協會南大分隊支教幫扶的說法,杜校長予以了証實。

“22日,申某母親主動打電話給我,告知警方已對申某作出處理,將攜申某當面道歉。”杜校長向紫牛新聞記者透露,當晚9時到校后,申某母親在教室外責令兒子向支教隊員磕頭賠禮。他上前阻止,但將申某拉起后,其母又扑通下跪了。

據杜校長描述,申某母親致歉時稱自己管教不嚴,請求支教學生的諒解,但由於說的是當地方言,他們不一定聽得懂。

“這已是南大學生第五年到學校進行暑期支教。”杜校長稱,學校的生活條件較差,由於沒有校舍,支教隊員晚上隻能在教室用課桌椅拼成床睡覺。學校位於當地的一座山頂,沒有自來水,生活用水全靠食堂邊的一個水池,支教隊員平時均在食堂臨時騰空的置物間洗澡。

“支教學生給當地孩子帶去了衣服、文具等物資,今年還承諾為學生配備熱水杯。”對於南大學生的到來和給予的大量幫助,杜校長表示他和當地家長都表示感激。

當地警方:涉及未成年人,不便透露案情

針對偷拍案情,紫牛新聞記者電話聯系了昭通市公安局,工作人員稱案件已處理完畢,決定予以申某罰款500塊,拘留十天的民事處罰,並已將情況通報鎮雄縣委宣傳部。鑒於申某未滿十八周歲,且屬於初犯,拘留十天不予執行。由於涉及未成年人隱私,關於申某年齡還有案件細節等,對方都表示不予披露。

對於彩雲支教聲明中提到其他諸如語言、行為騷擾等問題,這位工作人員並未回應。鎮雄縣政府在通報中說:聲明中提到的其他問題,公安機關正進一步開展調查。

支教協會和志願者怎麼看這件事?

為讓大家了解支教隊員的生活,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一個支教機構和幾位有過長期或短期支教經歷的學生。

“美在心靈”支教協會王老師:

不能因此否定支教的必要性

海南省“美在心靈”大學生支教志願者協會成立10年來,協會的志願者已達到9000余人,受益的小學生12萬有余。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該協會支教部部長王老師。

對於在支教中如何保証志願者的安全,王老師表示,分對外和對內兩大方面,對外主要是做好前期的調研工作,一定要踩點,去了解當地的民風和狀態。此外還要與當地的政府、團委以及派出所有聯系,必要的時候可以請求他們的幫助﹔對內要做好對志願者的培訓,樹立他們的安全意識。

對於現在網上輿論對支教活動必要性存在的爭議,王老師表示,在教育基礎設施越來越好和扶貧一步步到位的趨勢下,很多人覺得支教是件無用的事。“但大家別忘了支教最初的目的:我們就是單純地想給偏遠的孩子帶去關愛。對於貧困山區的留守兒童、受家暴兒童、單親家庭兒童,你隻有走近他們了解他們,才會知道他們有多需要這份愛。”

雲南保山支教者劉晗:

支教中會感到溫暖,也不會一帆風順

劉晗(化名)大學畢業工作三年后,辭職前往雲南保山做了一名鄉村支教老師。

劉晗是通過一個公益支教組織前往雲南支教的。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在正式分到學校上課前,這個支教組織會對志願者進行一個月的集中培訓。不過培訓並沒有專門涉及預防性騷擾的內容。

支教生活能感受到很多友誼和溫暖,當然,也不會一帆風順。當地學生家長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較低,平時很少過問子女的學習情況,不少學生存在不愛學習的表現甚至是厭學情緒。幾乎每個支教老師,都因此感受過無能為力帶來的失落。

對於雲南昭通尖山鄉山頂小學支教事件,劉晗說,自己學校裡以及認識的支教老師都沒有遇到類似情況。他認為,任何地方的人都有好有壞,這是一個偶發事件,不應將此與支教進行過度關聯。

中山大學支教隊前負責人張詩敏:

出發前會進行安全教育和提醒

自2007年6月創立以來,中山大學“心心之火”支教隊每年均會組織志願者赴欠發達地區進行為期半個月的短期支教,至今已十一年有余。

針對如何做好大學生志願者短期支教安全教育及防范,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該支教隊前負責人張詩敏。

“由於支教地多為較偏遠的地方,出發前我們會告知支教隊員可能遇到的突發狀況,並再三確認他們能否接受,家長是否同意。”張詩敏說,支教期間,很多事情無法預知,也可能存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惡劣情況,他們事前除了課程准備,還會對即將參加支教的隊員做安全方面的教育和提醒。

為了確保支教隊員的人身安全,對於支教點的人數和男女比,“心心之火”支教隊也有相關規定,“我們的隊員以女生居多,每個支教學校的人數均控制在二十人左右,一般由大二及以上隊員擔任領隊,男女比控制在3:4或者2:3,保証有五名以上的男隊員。(楊志敏 萬承源 孔德淇 劉冰汧)

(責編:孟二波、張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