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红色日历 夭折的“南京暴动” 烈火初心赴刑场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太原理工大学教务处_河北北方学院教务处_山西大同大学教务处山师
阅读模式

1930年5月27日,金陵大学的告示栏贴着一张中国人民惨遭屠杀的画报,号召大家签名参加 五卅 纪念大会。

教务长气急败坏地赶来,撕下画报,却也无济于事,围观的师生迟迟不肯散去。

这张画报的作者之一陈景星是金大学生,而他的另一重身份,则是中共金大地下支部书记。

从东北到南京,从三民主义到共产主义

1927年,全国政治风云急剧变幻。

陈景星还是一名高中生,却已逐步认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丑恶面目。他在学校组织了同乡会,并在会上大声疾呼:国事崩颓,国际侵略,实一发千钧危亡之秋,是为国人,即有国责,应担负起拯我中国于将亡,救彼民族于压迫的责任。

陈景星

为了追求真理,寻求救国之道,1929年6月,陈景星和志同道合的好友石璞从东北来到 革命中心 南京,考上金陵大学预科,希望能学习正统的三民主义。

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陈景星第一次接触到了《历史唯物论》《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ABC》等革命书籍,很快被书中阐述的崭新理论所吸引,思想也逐渐转向了共产主义。

陈景星喜欢写诗、编顺口溜,他曾写过这样一首歌: 工农痛苦实在深,资本主义剥削,豪绅又欺凌;国民党改组派,压榨实在凶;打倒国民党,驱逐美、日、英;建立苏维埃,红旗照光明;工人解放,农民翻身,大家庆升平! 并配以《苏武牧羊》的曲子教给别人唱。

当时的南京处于白色恐怖的笼罩下,处境困难,但在校内中共地下党员注意到陈景星时,他卷起袖子,坚定地回答: 我愿意,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发展党员,打造地下战斗堡垒

陈景星入党后,便在金大秘密地发展党员,扩大党的组织。与他一起前往南京的石璞年龄虽小,但爱国热情很高,政治上成熟较早,在陈景星的介绍下首先入党。

陈景星(左)与石璞(右)

当时校内国民党势力很广,不仅有国民党区分部,还有特务组织严密监视学生的活动。陈景星便以打乒乓球为借口,前往中央大学接受上级党委的指示。

随着金陵大学党组织不断扩大,金陵大学党支部成立,由陈景星担任支部书记。

1930年2月,金大校园内贴出了一张铅印的《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宣言》,只见《宣言》里这样写道:

自由是人类的第二生命, 不自由毋宁死!

不自由之痛苦,达于极点。

我们组织自由运动大同盟,坚决为自由而斗争。

《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宣言》

自由大同盟是中共领导的外围革命群众团体,发起人有鲁迅、郁达夫、田汉等51人,自成立之日起即遭到国民政府压制。

看着《宣言》末后印有的 赞同者请签名 字样,陈景星和石璞二人带头在上面签了名,随后赞同《宣言》的师生纷纷签名,在金大校园里掀起一场波澜。

陈景星还先后组织学生驱逐辱华美籍教授、支援和记洋行罢工游行,在负责金大支部工作的市委书记王文彬被捕后,仍坚持定期开会组织斗争活动。

在他的领导下,金陵大学党支部很快成为当时南京一个较强的地下战斗堡垒。

暴动失败,囚禁于首都卫戎司令部

1930年5月,中共江苏省委要求南京市的各级党组织利用5月间的每一个纪念日开展群众运动,并发动全市性的总罢工、罢课、罢市、罢操、罢岗。

5月25日晚,陈景星与石璞等人商量后,连夜画了一张英帝屠杀中国人民鲜血淋淋的画报,以纪念上海 五卅 运动五周年,并在第二天贴在布告栏上。学校当局撕毁漫画后,当夜卫戎司令部就派多名特务到宿舍搜查了四个多小时,结果毫无所得。

从此,校内外反动势力加紧对学校的封锁,开展工作更加困难。但南京暴动计划已批准下来,各级组织只好抓紧进行发动 五罢 和暴动的准备工作。

像是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6月,陈景星给远在东北的母亲写了最后一封家信,斩断缠绵的感情: 你的儿子在外边,处处方面都是在做人,不能为社会上的被践踏的人类谋些幸福,那我怎能对起母亲呢? 随后,他无怨无悔地投身到残酷的斗争中去。

陈景星写给母亲的信件

对形势的错误估计,注定了这场暴动要以悲剧收场。陈景星临危受命,担任南京行动委员会委员,负责领导城南电报局、兵工厂的工人暴动。南京暴动还没有发动起来,党组织就遭到了破坏。南京市委交通员被捕后叛变,陈景星和石璞、李林泮等共产党员先后被捕,囚禁于首都卫戍司令部看守所。

当国民党知道陈景星的身份后,对他使尽各种酷刑,逼迫他交待党组织机密。但陈景星只是义正辞严地痛斥国民党的罪恶行径,始终未多透露半个字。

敌人软硬兼施却无所获,终以 甘心附共,图乱首都,无法可恕 为由,痛下杀手。

1930年9月4日清晨,陈景星走完22年的短暂人生,在雨花台英勇就义。

参考资料:《海城英烈》

《曾经走过的路》

猜你喜欢